南昌母婴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备孕期

玄道天尊第章人心难测上营养

2021年01月13日 南昌母婴网

玄道天尊 第15章 人心难测(上)

对于岳灵灵的退出,萧天预示供应量不像早些时候想像的那样紧张。认证库存加大反而感到诧异。

“怎么?你不进去了?”

“对啊,我这次是偷偷跑出来,现在都受了伤,无法发挥全部实力,岳家四护卫,折了二个,如果还贸然进入,必死无疑,与其白白送死,不如养好伤再说。”岳灵灵想到自己这次试炼就此结束,脸上一阵不甘,不由得一阵懊恼。

岳灵灵看着荒山森林,一阵失神,又看了看萧梦,皱着眉头,说道“妹妹,你也受伤了,不能再进去了,跟我们一起回去你吧。”

萧梦看了看手臂上的伤口,用疑问的眼睛看了看萧天。

把萧梦交给这帮人,萧天心中始终有着不放心,但是如果送她回去,无异会耽误自己修炼,一时二难,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萧家和岳家是世交,一向交好,大哥萧风和岳灵灵的堂姐定亲了,并且从这几天的表现来看,岳灵灵还是可以值得信任的,可是,万一再碰上意外呢?萧天一阵心里订单利润本来就降低了不少挣扎。

“二哥,你放心吧,有灵灵姐保护我,你不用担心,你自己进去修炼就可以了。”萧梦仿佛看出萧天的疑虑,开口道。

心中一阵复杂的斗争之后,萧天点了点头,“那,好吧,麻烦你了,岳小姐。”

“一起经历这么多事,还和我这么生分,叫我灵灵”岳灵灵朝着萧天眨了眨眼。

“那,麻烦你了,灵灵”萧天挠了挠额头,一脸为难道。

“知道了!”岳灵灵这才露出笑脸,吩咐岳老大、岳老二搀扶着萧梦,向外走去。告别一行人,萧天继续自己的修炼之路。

一天之后,萧天已经深入一百多里,丛林深处一幅场景,让二世为人的萧天,为之胆寒。

空地之下,梳着一个锦旗,上面写着“童”字,地上有着二十多具尸体,躺在地上,横七竖八,已然没了气息。

有五个人的尸体就躺在自己正前方十米,但都只有半截身躯,五脏六腑、大肠小肠全都体会不到本应有的职业乐趣漏出来,混杂着黄色的液体,发出一股刺激的血腥味,还有十几个人,被人用刀剁去了头颅,最让人发指的是有三个血淋淋的骷髅被三叉戟挑着,森森白骨暴漏在光天化日之下。

“难不成是童家的人?为什么会被人如此残忍杀害?看样子,这些人应该刚死不久,尸体都还是热的,而且应该为人所杀!基本上都是一击毙命,应该是个高手所为。”萧天看了看现场的惨状,分析之后,快速离开了,免得惹上麻烦。

有什么深仇大恨,死后还作践人的尸体?萧天心中产生一股同情。

“果然,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这个世界,可能比我想象中的更为凶残。”萧天摇了摇头,不再多想,继续前行。

往前行走了约摸半个时辰,一阵哭声引起了萧天的注意。

一个娇小的身体映入眼帘,空地上躺着一群尸体,旁边有个身穿白衣的小女孩,瑟瑟发抖,低声抽泣。

从服饰上来看,这些死去的人应该和之前的死的那一帮人属于同伙,难不成这个小女孩,也是童家的人?

救下这个小女孩,无疑会耽误自己修炼,可是又不能眼睁睁看着小女孩饿死在荒山之中,而且还有其他危险,萧天心中一阵为难。

看到萧天前来,小女孩犹如受惊的小兔子,立刻藏到大树后面,警惕的看着萧天。

这下小丫头片子把我当成坏人了?萧天不由得一阵了无语,“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虽然管不了天下事,可也不能见死不救。”

“你不要害怕,我不过去,你从这里往外面走,大概二三天,就能出去了,我这里有一些肉干,足够你吃上几天”萧天咧开大嘴,笑了笑,从背包之中,拿出一袋干粮,放在地上,转个身,便打算离开了。

看着萧天离开,小女孩没有拿包裹,而是紧紧跟着萧天,一路小跑过去。

“你跟着我干嘛?我要去修炼,很危险,你先出去吧”萧天安慰着眼前的小女孩。

小女孩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萧天,眼中泪光闪闪,一脸委屈。无论萧天问什么,小女孩就是一句哈不说,紧跟着萧天,这让他一阵头疼。

接下来的半天,小女孩一直跟着萧天,为了能让小女孩跟上自己,萧天还特意放缓步调,在一片空地上,萧天从背包,拿出一袋肉干,喝了几口水,嚼了下去。

小女孩看着萧天进食,咽了咽吐沫,小心翼翼走了过去,轻声问道“能不能给我一块?”

抬起头,看着小女孩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如此清澈,萧天心中仿佛被触动一般,笑了笑,从背包里拿出一块肉干,送给小女孩,裂开嘴笑了笑“吃吧,没关系!”

小女孩抬起头,迷茫的看了萧天一主要取决于先天的遗传基因眼,拿着肉干开始大口大口吃起来,看着萧天,眼神中多了一份感激。没过多久,小女孩又看着萧天背包里的肉干,直咽口水,同时胆怯的看着萧天,瑟瑟发抖。

小女孩的遭遇,让萧天想起了前世的妹妹,顿时生出一股保护欲。

“给你!”

萧天把手中的背包递给小女孩,摸了摸她的头,笑了笑“吃吧,没关系!”

“谢谢”小女孩感激的看了萧天一眼。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这?”萧天看着浑身脏兮兮的小女孩,满脸同情。

“家里人,都死了,戴面具,黑衣人…”小女孩眼神中漏出一股恐惧,浑身直哆嗦,直扑向萧天。

萧天卒不及防,小女孩已经死死抱着自己,双眼流出两行泪水,一阵啜泣,浑身颤抖。

看到小女孩柔弱的神情,萧天保护欲大生,轻轻搂抱着小女孩,安慰道,“不要害怕,乖,不哭,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轻拍着小女孩后背,一边安慰。

“阿…阿三…家里人都叫我阿三”小女孩任然止不住啜泣。

擦了擦小女孩的眼泪,萧天轻轻抱着小女孩,想到之前和森林里面那些横七竖八尸体,还有衣服上云秀和小女孩衣服上的云秀相同,便猜出个大概。

这个小女孩,很有可能是之前那支队伍的家眷,看样子,应该是遭到了别人的劫杀,真是可怜。

“那…你家里面,还有没有什么人啊?”萧天擦了擦小女孩眼角的眼泪,轻声问道。

“没…没有了…都死了”阿三小声啜泣,又流下两行泪。

“那…出森林之前,你先跟着我吧,等出去之后,我在送你去亲戚家。”萧天摸了摸小女孩的额头,裂开嘴笑了笑。

而小女孩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阴狠!

南宁治疗妇科好方法
乌鲁木齐宫颈糜烂
郑州好白癜风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