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母婴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后护理

狼血神探六百四十三章受诅咒的村庄营养

2021年01月13日 南昌母婴网

狼血神探 六百四十三章 受诅咒的村庄

从村庄破败的房屋之间走过,罗格等人一边走一边打探村中住户的下落,但沿途的房屋大部分都已经坍塌成瓦砾,少数没有倒塌的房屋里也没有人居住的迹象。

“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有活人住的样子。”安东尼奥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这荒芜的村庄,目光所及几乎到处都是废墟,地面上落满了腐烂的树叶,泥土中散发着的味道,阴暗的令人压抑。

“但这里似乎也没有死人的气息。”罗格的目光从肩膀上的小猫头鹰和身旁的布兰妮身上瞟过,小毛球有板有眼的摇晃着小脑袋附和道:“坏狼说得对,我什么都没有闻到,这里没有死掉的倒霉蛋儿。”

“我也没有感受到亡灵的气息,”布兰妮打量着周围阴影重重的破屋说:“说起来,在进入村子之前,亡者的气息倒是比现在更浓,但进入村子之后反而消失了。”

“我们现在需要担心的不是什么该死的亡灵”大祭司歌德不耐烦的掐着腰,用他仅有的那只独眼眉头紧锁的盯着身旁的破屋说:“圣光会震慑亡灵,它们不敢靠近我们,我们现在需要尽快找到阴影要塞的下落。”如果折扣力度过小

“您最好别这么说,大祭司,”罗格回头向歌德嘲讽的一笑说:“您忘了圣光会忽悠您吗”

“你”歌德气恼的瞪了他一眼,安东尼奥连忙岔开话题,指着前面一片宽广的小广场说:“快看,我们好像到了村子中心了,那里还有个水池。”

罗格等人循着安东尼奥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被几间木屋环绕的李岗说一片圆形小广场的中心,有一个白色花岗岩修筑的水池,水池中心矗立着一座怀抱水瓶的女神雕像。

众人来到水池前,看到水池内早已干涸,底部布满了腐叶和烂泥,水池中心的女神雕像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尘土,整个白色的花岗岩水池看上去灰蒙蒙一片,正如这个村子一般死气沉沉。

“我越来越不喜欢这个地方了,”凯瑟琳不安的抬头望着怀抱水瓶的女神雕像说:“这里的一切都死气沉沉,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人喘不上气来,我们也许应该离开这里。”

“放轻松,宝贝儿,”罗格安慰的拍了拍凯瑟琳的肩膀说:“先让灯神再检查一下这个地方,然后我们再做决定。”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转向塔莉,美人鱼探询的看着身旁的灯神,灯神此时正低头注视着托在掌心的次元地图,在感受到塔莉的目光后他说:“我们现在的确在村子的中心,但我暂时没有发现什么活着的东西。”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眉头一皱,腾空而起飘向水池的上方,望着水池对面的村庄街道说:“等一下,好像有人过来了。”

众人立刻警惕起来,纷纷将手按在了自己的武器上,罗格和安东尼奥绕到水池的两侧,和灯神一起打量着对面的街道,隐约看到一个人影缓缓的向他们的方向走来。

罗格和安东尼奥彼此遥望交换了一下眼色,罗格绕到水池的前方,待对方走近后大声说:“嗨,您好”

听到罗格的声音,那人猛地停下了脚步,抬起头打量着站在水池前的罗格,罗格轻轻的挥了挥手同时用敏锐的目光审视着他,只见那人身穿灰色的衣裤,面容苍老头发稀疏,身体略微有些佝偻,手中拄着一根手杖,走路时步伐显得有些摇晃。

“您好,我们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请问您是这里的居民吗”罗格一边说着一边走向老人,老人似乎并不怕他,平静的站在原地双手拄着手杖,一边打量着他一边说:“没错,我叫何尔曼,欢迎你们,外乡人。”

“这里除了您以外还有其他的居民吗”罗格走到他面前,一边和颜悦色的问着,一边不动声色的嗅了嗅他身上的气味,但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还有我的妻子和一对儿女,除了我们一家,这里已经没有别人了。”何尔曼轻轻的摇了摇头,面带疑惑的看了看罗格和他身后的人群问:“你们是从哪儿来的,这么多人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们是来寻找一件宝物,”罗格故意大声对老人说,同时用余光看了一眼站在身后不远处的安东尼奥,骑士团长微微点头,只听罗格继续说:“但我们现在似乎迷路了,碰巧发现了这里,所以就进来看看有没有人能够给我们一些指引。”

老人默默地点了点头,还没等开口忽听身后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女声:“老头子,出什么事情了”

罗格抬头目光越过老人循声望去,看到一个身穿浅紫色衣裙的老太太颤颤巍巍的向这边走来,在她身边还有一个人高马大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褐色的衣裤,用好奇的目光望着罗格等人。

“莎拉,这些人是来寻宝的,因为迷路所以找到了这里。”何尔曼缓缓的转过身对老太太说,中年男子扶着老太来到何尔曼身边,何尔曼向罗格介绍道:“这是我的夫人莎拉,这个是我的儿子凯恩。”

“我们这里很久没有外人来了,”老太太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一缕亲切的微笑,抬头仰望着罗格说:“能看到你们真让人高兴,如果你们不介意此地的环境如此简陋,可以留下来休息一下。”

“谢谢您,夫人,”罗格彬彬有礼的向老太太欠了欠身,然后问:“这个村子为什么只有你们一户人家,其他人都去哪儿了这些房子看上去已经荒废已久了,你们自己在这里怎么生活呢”

“是这样的,”何尔曼的儿子凯恩答道:“你们第一次来到这里,对我们这里的情况不了解,事实上在几年前,这座村庄里还有很多的居民,之所以现在只剩下了我们,都是因为村子东北方的诅咒谷。”

“诅咒谷”罗格疑惑的眯了眯眼睛,只听凯恩点头道:“没错,诅咒谷中住着一位黑暗的邪神,人称乌鸦之神,他拥有强大的诅咒之力,会对任何敢于对抗他的人施加诅咒,让他们在痛苦与绝望中消亡。”

“难道说,你们的村子被乌鸦之神诅咒了”罗格听出了凯恩话里的含义,抢先问道。

“没错,我们村庄里的人每年都必须向乌鸦之神进献贡品,如果不能按期如数缴纳,就会触怒乌鸦之神,在此之前我们一直都按照要求完成了,直到最后这一次,由于贡品未能按照乌鸦之神的要求上缴,整个村子都遭到了诅咒。”

“为什么没能上缴,乌鸦之神向你们索要的贡品是什么”罗格疑惑的扫了一眼三人脸上肃穆的表情问。

“乌鸦之神要我们每年把一个处女送入诅咒谷中,送去的女子都有去无回,但村里人为了活命只能按照他的要求去做,直到最后这一年,轮到了我们家的米娜。”老何尔曼叹了口气说。

“我妹妹有一个心爱的恋人,他们本打算在那一年成婚,但没想到在婚礼前一天,乌鸦之神派出他的使者选中了她,米娜不肯接受这要求,最终选择和心上人逃离了村庄。”

“但是,他们并没有成功走掉,”凯恩忧郁的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说:“乌鸦之神的爪牙把她和那个年轻人抓了回来,让乌鸦当众撕碎了她的心上人,但他却没有杀死米娜,而是诅咒了她。”

“他对米娜下了什么样的诅咒”罗格神情严肃的注视着三人脸上忧伤的表情,何尔曼夫人莎拉开口道:“他诅咒除我们一家以外的其他村里人,只要靠近米娜就会莫名其妙的惨死,而我们一家则要眼睁睁地看着其他的邻人一个一个死去。”

“若是这么说,你们应该把米娜关起来,不让她接触任何人才对。”罗格不解的对三人说。

“我们的确是那么做的,但自从被诅咒之后,米娜到了晚上就会莫名其妙的从锁着她的房间里消失,第二天早晨天亮的时候又出现在房间里,就像没离开过一样,而很快就会传来某个村民尸体被发现的消息。”

老何尔曼的话让罗格眉头紧锁,只听凯恩继续说:“我们甚至想过杀死我的妹妹,但她总是能从死亡中活过来,而我们也曾经试图逃离此地,但不论是我们还是其他村民,都无法逃脱乌鸦之神的掌控,总会被抓回这里。”

“那你们现在还给乌鸦之神贡献祭品吗”罗格环顾周围一片破败的房屋说:“这诅咒似乎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人都死光了,他还拿来的祭品呢”

“他已经抛弃了我们,我想他一定找到了其他可以贡献祭品的地方,而我们只能在这里自生自灭,因为他依然不允许我们离开村子。”老何尔曼绝望的叹息一声说。

罗格闻言沉吟片刻,转身走到安东尼奥面前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安东尼奥听后面生愤慨之色,与罗格一起回到了何尔曼一家面前。

“何尔曼先生,我是银龙之翼骑士团团长安东尼奥,如果需要我们帮你们脱离困境,我和我的骑士们愿意效劳。”安东尼奥殷切的主动对何尔曼一家说。

老何对行政许可项目、审批收费项目、业务培训等进行提示尔曼闻言抬头一脸敬仰的望着安东尼奥,感激的说:“谢谢,谢谢您团长,如果您能拯救我们脱离苦海,我们一家愿意做您的奴隶来报答这一切。”

他说着就要跪倒在地,安东尼奥急忙伸手拉住他,还没等他开口安慰老人,忽引导医务人员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听身后传来凯瑟琳的喊声:“小心”

罗格和安东尼奥急回头看去,只见一块石头迎面扔向了安东尼奥,骑士团长下意识的抬手一挡,石头打在安东尼奥全覆式铠甲的金属护臂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弹落在地上。

水池附近的银龙骑士们纷纷拔剑而出,布兰妮和塔莉也都紧握人鱼法杖和死灵镰刀,和举枪的凯瑟琳一起对准了站在两人不远处的那名红衣女子,她苍白而冰冷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难以理解的憎恶,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罗格和安东尼奥。

今天是狼探字数破二百万的日子,很巧的是收藏数也要过两千了,一转眼狼探已经连载了一年半,在此感谢所有支持狼探的兄弟姐妹们,是你们对狼探的厚爱支持我走到今天,从本章开始,狼探将开启一个迷雾重重的大案,并且在本卷的后半段开启本书的第二个大,揭开主线oss的真实身份,球球也会继续萌萌哒陪伴大家,愿大家看书愉快

郑州医院哪男科好
河源哪里专业治白癜风
贵阳好白癜风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